中国互联网三代“三巨头”的浮沉与迭代

2010年9月27日,360发布了其新开发的“隐私保护器”,专门搜集QQ软件是否侵犯用户隐私。2010年11月3日,腾讯宣布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强迫用户“二选一”。双方互诉三场,最终以腾讯获胜,工信部出面平息事件。

3Q大战是一场伟大的战斗。它不仅仅给腾讯带来重要的战略价值,还给整个中国互联网带来全新的战略意义。它充分打醒了腾讯这头雄狮,使其毅然拿起“投资”这把战略利刃,锋芒毕露,气势骇人,自此以后,中国创投圈无人可以轻易忽视“腾讯的意志”。

2011年1月,腾讯成立50亿元产业共赢基金,号称要为“互联网及相关行业的优秀创新企业提供资本支持”从市值数据计算,腾讯真正做到了总裁刘炽平提出的“用投资再创造一个腾讯”的战略目标。

腾讯的投资,迅速使其从“全民公敌”变身,成为江湖膜拜与巴结的真正意义的大哥级企业,腾讯的“资本+流量”模式,令人望而生畏。

没有3Q大战,没有360的周鸿祎,就不会有后面腾讯的觉醒。因此,我坚持认为周教主极可能是仅次于马化腾,对腾讯最有贡献的人物。同时,他对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也产生了极大的间接性战略影响。

周教主另外一个特殊贡献是拒绝了王兴。当时,周教主去红杉基金办公室开会,无意中遇到了当时还在鼓捣人人网的王兴,王兴奔赴红杉寻求融资。两人一个照面,王兴没有给周鸿祎留下好印象,建议红杉拒绝,红杉采纳。

人人网融资不成,资金链吃紧,无奈转售千豫集团陈一舟。王兴又跑去折腾了饭否等两个项目,均以失败告终。然后,才有了王兴在2010年3月创立美团,迎来九败一胜1600亿美金市值的高光时刻。

事实上,阿里巴巴的对外投资要更早一些,在2008年即成立了投资部门。直到2011年,阿里投资部才引进第一个具备专业投资经验的投资人,开启其同样惊人的投资并购之路。

腾讯和阿里庞大而强势的现金流,同时也令整个中国风险投资行业侧目。一般风险投资公司还需要解决募资这个大难题,风投的钱其实是别人的。

腾讯和阿里不需要,他们动用的更多是自己的现金流,而且他们更吓人的是不管前期投资的成败如何,他们每年依然可以持续赚取到强大的现金流,源源不断。风险投资公司如果投资的项目失败率过高,再想募资,难度非常大,腾讯和阿里都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风险投资行业开始流传诘问创业者“如果腾讯或者阿里也进入这个行业,你怎么办?”。这个问题的背后是深深的恐惧和不安,因为无论资金实力,还是行业资源,一般的风险投资机构都很难与腾讯,阿里这种巨头抗衡。

相比之下,百度参照美国Google模式在早期也是高歌猛进,李彦宏创新性提出“付费排名”的模式虽然引人诟病,但也确实赚的盘满钵满。

在很长一段时间,Google在中国都与百度竞争撕杀,基于特定原因,Google在2010年1月退出中国市场。自此,百度在互联网搜索领域一家独大至今。

虽然百度至今牢牢掌控搜索领域,但是相对腾讯和阿里而言,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截止2020年6月22日,从市值来看,百度421亿美元,腾讯4.53万亿港元等已然全方位,大规模超越了第一代的三巨头。

第二代中国互联网三巨头同时也开启了内外两种的力量,对内孵化,对外投资或并购,这无疑大大促进了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生机与发展,百花齐放,万家争鸣。互联网的发展与渗透,对传统行业也产生不同的推力,使得整个中国商业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这是第一代和第二代巨头极大的不同。某种程度来说,阿里其实是腾讯自己培养出来的竞争巨头企业。

2003年,马云初创淘宝,曾经找到马化腾合作,希望他投资淘宝,占股15%,但是马化腾当时尚未经历7年后的3Q大战,投资思维尚未觉醒,他既不看好淘宝的商业模式,也认为占股15%太低了。

如果,3Q之战不是发生在2010年,而是2003年,则马化腾可能会投资淘宝。如果,腾讯是阿里重要的股东,这无疑是一件既令人瞠目结舌、又气血翻滚的事情,世界亦大不相同。

阿里虽然早期的B2B业绩不错,但是C2C电商业务真正起飞,就是源自淘宝。淘宝以免费模式打败美国的eBay,迫使eBay退出中国市场,确立淘宝在中国电商领域的一家独大,从而真正奠定了阿里在电商领域的霸主地位。

基于电商的实际需求和流量优势,阿里延伸出支付宝、天猫等其他业务,逐步形成自己庞大而独特的电商产业体系,成为5000亿美金的巨无霸企业。

事实上,不仅仅张朝阳,马化腾拒绝过马云,当时强大的雷军也拒绝过当时弱小的马云。

更神奇的是中国商业教父,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把腾讯、阿里和百度全部都拒绝了一次。

能拒绝BAT的,迄今为止,唯独柳传志大佬一人。实质,联想是拒绝了整个时代。

黄铮的拼多多、王兴的美团、张一鸣的字节跳动,我称为“中国互联网新三巨头”,他们的时代已然来临。

有一个非常特别在于拼多多和字节跳动两家企业都是基于移动互联网诞生的企业。美团的业务性质与阿里的支付宝、淘宝、天猫等主营业务高度类似,可以很顺畅延伸到移动互联网领域。团购的本质就是电商,与阿里的核心业务电子商务就是一码事。

目前,拼多多目前市值968.28亿美元;美团1万亿港元的位置,难以突破,确实存在一定未知之数,这是由它的核心业务决定的。

选择了电商赛道,意味着可以快速做强做大,但也意味着会同时遭到阿里和京东强力抗衡。

还需要特别注意,目前拼多多还是主力发展电商业务,希望在电商领域确定自己的核心地位,并没有过多对外投资扩张其生态体系。

与此同时,新三巨头的美团和字节跳动,都已经展开大规模的对外投资并购行动,与阿里和腾讯一般,构筑其庞大的生态产业系统。

张一鸣创立的字节跳动堪称比拼多多更为神奇和卓越的企业,创立于2012年3月,迄今发展了8年。

字节最早以“今日头条”新闻端形式进入市场,通过海量信息采集、深度数据挖掘和用户行为分析,为用户智能推荐个性化信息,从而开创了一种全新的新闻阅读模式,它也是最早,最成功将人工智能应用于移动互联网场景的中国互联网企业。

字节旗下产品包括抖音短视频、西瓜短视频、火山小视频、Faceu、懂车帝、悟空问答等,涵盖视频、资讯、社交、教育等领域。字节与第一代和第二代的三巨头都非常不同,它虽然成立不过才8年,但布局海外却已5年。

在字节成立8周年的内部信的第二点中,张一鸣宣布出任字节全球CEO,明确提到将会花费更多时间在欧美和其他国外市场上。事实上,腾讯和阿里布局海外市场是在国内市场做到一定程度的基础,才进行的。

字节跳动的打法是从印度和印尼这样的新兴市场起步,逐步推进到欧美发达市场。2015年8月,字节跳动推出海外版今日头条TopBuzz,踏出海外拓展的第一步。2016年10月投资印度最大的新闻聚合平台Dailyhunt;2016年12月,控股印尼新闻推荐阅读平台BABE。

同时,基于短视频在国内的巨大成功,字节开始把这种模式向欧美复制,快速开展连串投资和并购行动。

海外版西瓜视频 TopBuzz Video也在2016年9月上线月字节跳动收购了美国短视频应用Flipagram,投资Vshow,5月上线了海外版抖音TikTok;今年5月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以将近1.12亿次下载量,位列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下载榜冠军。

7月,海外版火山小视频Vigo Video在海外上线月收购美国短视频应用Musical.ly,并投资拥有短视频Cheez的海外直播产品

截止2019年7月,字节产品全球总DAU超过7亿,总MAU超过15亿。其中,抖音日活超过3.2亿。

外媒报道,字节跳动2019年营收为1200亿人民币。2020年,字节的营收目标定位2000亿人民币,即腾讯的一半。2019年,腾讯营收为3773亿元。

日前,字节游戏负责人在微头条公开表示:“我们很看好游戏这个方向,会有耐心地持续投入。游戏是内容行业,只要有耐心,内容行业是很难被垄断的。”前半句表明态度,后半句无异是说给腾讯和网易听的。

因为,游戏是腾讯和网易的核心利润源,字节此举无异于直接向腾讯和网易宣战。

更为奇特在于,2020年6月上旬(即本月上旬),字节跳动正式成立了以“电商”明确命名的一级业务部门,以统筹公司旗下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多个内容平台的电商业务运营。

看起来,字节是计划走内容电商这条路,有别于阿里、拼多多和京东的商业模式。但,电商毕竟是阿里的主业,兼有拼多多和京东虎踞龙盘,很可能会引起阿里的敌视态度。

在中国互联网行业,360的周鸿祎是唯一单挑过第二代三巨头(阿里、腾讯和百度),带给他们极大的麻烦,但又全身而退,如今依然活得有声有色的人物。

由于百度已经跌落巨头之列,所以如果字节能同时挑战阿里和腾讯,张一鸣就是继周鸿祎之后的第二个历史性战斗级人物。

据最新消息透露,字节跳动疫情期间全球下载量暴涨,目前估值已飙升到1000亿美元。

美国一家老牌PE机构的合伙人在专访中透露,自己被字节跳动所震撼,“2018年6月之前,抖音、火山、西瓜几个视频平台一分钱都没有销售,后来商业化收费后一天进账至少一个亿”。

纵横23载,探究中国三代“三巨头”的迭代和崛起轨迹,最大的感受就是: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伟大企业,每个时代都有一些英雄落幕,每个时代也有一些新的英雄登场。

打败你的不是同行 而是跨界!又一相机品牌撑不住了 这家日本百年巨头宣布:退出相机业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